ca288亚洲城官网

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千年长歌

第八十五章 绝佳风景

书名:千年长歌|作者:步步升凰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7-08-12 16:17:00|字数:5199字

  第八十五章绝佳风景

  沉默片刻后,杨文涛将简洁的竹窗轻轻一推,漫不经心道:“这么待着有些闷,不如看看外边的风景。”

  我捧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,心中有几分了然:“也好。”

  言罢,两人皆不出声,一人出神望向窗外,一人执杯安心品茶。

  竹楼外,京城大街小巷的叫卖声,各店招徕客人的应和声,都传至耳畔。

  刚饮了盏茶,只听窗前观景的杨文涛哈哈一笑,有几分幸灾乐祸:“喏,你过来看看。”

  我心中已经有数,便听了他的话,起身提着裙摆,大步走上前去。

  顺着他指的方向,我定睛一看,西南方向,隔着两三条街,赫然就是气派的奉安侯府。

  原本心中只有八九分的底,现在完全变成了十分。

  这里的视角选择的绝佳,可以清楚的看见奉安侯府门前的烫金大字,和几名锦衣守门卫。

  我轻轻抚了抚鬓边的碎发,语气带有几分淡然:“想来今日表哥并不光带依岚来静心品茗的,想来还安排了有趣的戏?”

  杨文涛眉头轻轻一挑,妖娆一笑:“嗯哼?是呢。”

  我看他那嫣然一笑的模样,忽的打了个寒战,默然。

  杨文涛玩笑开完,恢复了悠哉悠哉的模样,翘着二郎腿,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呵,这奉安侯这个老滑头,本世子不爽很久了,奈何此人太过圆滑。现在他的败家儿子捅下篓子,本世子得治治他,替你讨个公道!”

  他这话中有些戏谑和幸灾乐祸,却又带着一分森凉。

  我听罢,垂首低声道:“多谢表哥了。”

  这话我说得十分诚恳。

  虽然他的话听起来是我给他行了个方便,但是我也知道他这是为我出气。

  说真的,这种亲人维护的感觉真的挺爽快,挺温暖的。

  “都是兄弟姐妹谢啥?”杨文涛哈哈一笑:“论感谢咱别说虚话,拿出点实际行动来,要不你请客咱俩去清风楼吃一桌?”

  前半句听得我感动不已,后半句听得我怀疑人生。

  趁火打劫?

  我扶额,刚刚感动煽情都当没有发生行了。

  我盈盈一笑,银牙暗咬:“哦?世子表哥倒是说说,依岚请你吃一桌什么?”

  “烧鸡,板鸭,烤鱼,焖肉,满汉全席,山野风味,奇珍异食……”杨文涛扳着手指头数着,丝毫没有看到我黑如锅底的脸色。

  我的脸色越来越黑,看他这馋鬼一般的模样,气不打一处来,作势攥拳头捶过去。

  “吃,我叫你吃,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杨文涛闪身一躲,如同一直兔子一样蹦了老远,嘴里还讨饶:“息怒啊,不吃不吃,要不去芙蓉街请小爷听听曲子?”

  我原本还准备收手,谁知这厮反倒讲上条件了,我将裙摆一提,拔腿追过去:“讨打是不?”

  杨文涛发出一声惨号,撒丫子就跑。

  我不甘示弱,嘴里喊着“站住”,和杨文涛围着桌子兜圈子。

  当然,傻子才站住呢。

  每当要追上,杨文涛都会蹦上那竹桌,翻身一滚,滚到另一边,得意的笑。

  然而,他每一次翻滚,这竹桌都会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惨叫。

  ——可怜的桌子。

  闹得正欢时,杨文涛旋身一转。红衣翩旋间,他突然向后大退三步,一手指向窗外:“罢了罢了,莫要闹了。冷静一下,好戏开锣了。”

  我奸笑着点点头,却趁着他缓缓走向窗前之时,双脚在地上使劲一蹬,蹦到他面前。

  还没等他回过神,我用胳膊肘一顶,将他顶开,再是一蹦。

  窗前的那把藤椅已经被我用无赖的方法抢了过去,而杨文涛自是敢怒不敢言。

  他气哼哼地搬了个小板凳,抱膝委委屈屈地坐在另一边

  我心中有些小人得志,甚为爽快。闹也闹够了,我也正经起来。

  远望窗外,略过街上熙熙攘攘的商铺,直接看向奉安侯府。

  奉安侯府坐落京城贵族的宅区,正门在宽阔的白虎大街上,左边邻于御史的府邸,右挨着京兆尹府。相比旁边两府,侯府自然是无限光华,耀眼几分。

  突然见那街上行人和府门守卫都跪伏在地,我不由看向街头。

  街头,几十侍卫佩剑整齐护卫,手握在剑柄,利刃在鞘,整齐划一。

  随后,映入眼帘正是那八人抬赤红色金龙王驾,驾顶上八条金龙盘旋,两位掌扇女子分别立于左右。

  尾随两千护驾,整齐划一,个个都是训练有素,精神抖擞,丝毫没有错乱。

  八龙王驾,王驾后随两千护驾,仅次于天子九龙三千卫。可见这权倾天下,尽是威仪。

  只是,这排场未免太大了。

  寻常之时,亲王出行只需乘坐带有标记的马车,带上十几个护卫即可。

  如果是参加宫中宴会,大约二三十护卫,乘坐华贵的马车,带上家族标记。

  此等景象,十年也难以见到。只有封王大典,祭祖祭天,新皇登基之时才用的架势。

  这给奉安侯的压力可不是一星半点的。

  行人皆跪拜,各府家眷跪伏在门前。即便是在此处,那敬畏的唱诺之声依旧震人心魄。

  亲王仪仗前行至奉安侯府,只见前后两千余人止步,掌扇二人收扇而立。

  王驾徐徐而落。

  奉安侯携家眷起身行至八龙王驾之侧,再跪拜唱诺,以表示王驾亲临的尊敬和欢迎。

  这里位置虽然绝佳,但是还是有些距离,只能看清人的衣服和大致情形。

  我很想再将这情景看得更细致一些,将手探入衣袖,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铁筒。

  这是我闲暇无聊的时候设计制作的单筒望远镜。

  这个东西甚是复杂,虽看着只是个简易铁筒,却耗费了我很多心血。

  外壳由坚固的玄铁打造,虽然名贵,但是最主要的却不是这玄铁外表。

  内里的镜片是两片难寻的琉璃,透亮无任何瑕疵,就像现代的玻璃一般。

  琉璃本身就难以寻到,再需要通透而而无暇的就已经是世间至宝,但是打磨的工夫这般圆润,这般精密,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。

  天知道,我花了多少时间,画了多少图纸,修改了多少次,请了最好的工匠,甚至用掉了春露坊十分之一的资产。

  不过,不用担心会被人再制造,因为工匠都是分工合作的,只知道某个零件的制作。

  我小心翼翼捧着它,心中不由的有些自豪。

  将小筒伸缩处缓缓伸开,巴掌大的铁筒瞬间变成半米长,将眼睛凑近末端的小孔。见视野模糊一片,我微微旋转中间的铁环,调节焦距,找准方向。

  一时间,奉安侯府近在眼前,再放大倍数,仿佛拿着人都在身边,细微之处也看的清楚。

  王驾已经落了,奉安侯也拜了,礼数亦到了。

  但是有些尴尬的是,王轿前的绣着金线祥云的赤红戏龙蜀锦轿帘却纹丝未动,甚至让人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没有人。

  奉安侯知道,这轩王府今天明摆着就是为了柳依岚的事情讨回个公道,刻意地摆出阵势。

  奈何四大府邸位高权重,自己理亏在前,即便是为难也只能受着。

  只是这僵持的有点久了。

  在奉安侯府众人觉得有些受不住的时候,只见一旁装扮精致的婢女小心翼翼地将轿帘扶起。

  轿中人伸出手来,那婢女便扶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。

  我将镜头定格在婢女搀扶的那名女子,心中略有些意外,又有些意料之中。

  意料之外是,今天这么大的亲王仪仗排场,掌握局势的居然是周玉莲。可见,轩王能任由周玉莲坐王驾给我讨公道,也是对周玉莲宠爱至极。

  意料之中是,轩王府一定是要威慑这奉安侯府的,而且这奉安侯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周玉莲眉间盛放的朱红色牡丹花,衬托眉眼贵气凛然,不怒自威。

  她身着正红色金丝百鸟团纹王妃正服。头戴八凤冠,凤冠两侧簪了三对赤金凤簪,凤口衔珠,展翅欲飞。

  腰间的绯色玉腰带上别着一块玉佩,一只镂空香薰银球。腰带上的宝石并排而嵌。

  周玉莲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侯府众人,看着奉安侯挂着恭敬的老脸,微微抬了抬手。

  一旁的婢女唤了一声。

  侯府众人诚惶诚恐平身,为首的奉安侯也没有平日里圆滑,十分恭敬的在一旁。

  后面的秦旭丝毫不敢造次,头低的像个鹌鹑。

  我放下镜头,心中甚爽。

  感动之余,不由轻叹:“姨母有心了,替我谢过她。”

  杨文涛垂下眼帘:“一家人,都是应该的,谈什么谢?”

  我哈哈大笑,补了一句:“好兄弟,改明儿请你满汉全席!”

  杨文涛伸了个懒腰:“吃什么吃,我记得你生辰在七月十六,中元节第二日,就当提前送你个小小的生辰礼物。”

  我眉头一挑:“什么,我的生辰礼物就看个戏而已,你真小气啊。”

  杨文涛忍俊不禁,:“送你礼物还嫌,当然还有别的送。你瞧瞧你这模样,到底是谁小气?”

  说罢,他哈哈大笑。

  杨文涛大笑过后,看到我手中的望远镜,不由有些好奇,伸手欲去拿:“这是何物?”

  我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手拍下去,将伸缩处收回去,将巴掌大小的望远镜握在手中。

  “这是千里眼,即便是在很远的地方,用这个看,远处的东西都是近在咫尺。”

  杨文涛明显不信:“嘁,吹牛谁不会啊,一个铁柱子能这么神奇?”

  我冷哼一声:“哼,不信你等着瞧。喏,拿着放到眼前,敢摔坏了我就去轩王府炸了你的美人堆儿。”

  杨文涛一边连连说不敢不敢,一边学着我的样子放到眼前:“千里眼?怎么都看不见?”

  我上前一步,将伸缩机关打开,伸长千里眼,再转动柱体上的小轮慢慢调节焦距。

  杨文涛聚精会神地盯着,一边看一边道:“好多了,还是稍微模糊……好了,这样正好。”

  我停下手,转身坐到椅子上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此时的神情动作。

  他惊讶的眼睛瞪如铜铃,嘴如O型,双手在面前胡乱的抓着,似乎空气中有什么触手可及的东西,却什么都抓不到。

  可以看出来,此物一出,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我心中颇为得意,抚了抚额间的碎发,漫不经心又有几分邀功的意味:“如何?”

  杨文涛将乱抓的双手收回来,咳了咳,语气明显带了敬佩之意:“噫,此物当真神奇,远远而观,竟能清清楚楚看到母妃佩戴的白玉玲珑玉铛。”

  听闻此言,甚好。

  杨文涛目光未移开,却已经陷入深思。

  虽然这东西看似是个有意思的小玩具,但如果用到大事上会如何呢?

  盗取机密?勘察敌情?

  如果再制作精良一些,观察远一些,用于战争,简直如虎添翼。

  如果用于国家大事,这是个恐怖的存在。

  这影响力,就是他这个花花公子也是明白的。

  杨文涛心思千回百转,却没有表现出什么,只是将手上的千里眼递过来:“看,母妃进奉安侯府了。”

  我并未去接,只是打眼望向窗外,奉安侯府内被墙瓦挡了个透,什么也看不清。

  杨文涛见我只瞧了一眼便蔫蔫斜倚藤椅靠背,叹息一声:“反正也是闲着,不如咱来一坛竹酿尝尝?”

  我一听,眉开眼笑,大指和中指轻轻一捻间,打了个响指。

  杨文涛起身唤了小二。

  不消片刻,青坛搬来,与酒坛子比个头虽不大,但是青石坛子颜色十分温润,青坛表面如釉光滑。

  倒是养眼地很。

  “这酒是这竹楼一绝,只是取材麻烦的很,很难才能喝到的,今儿运气不错。”杨文涛说着,将封口打开:“尝尝看。”

  封口打开的瞬间,清香四溢,似有似无萦绕鼻间。

  杨文涛将两只酒杯取来,各倒了七分满,稳稳递过来:“我就知道你喜好美酒,尝尝看,若这酒给你当生辰礼物,你可还嫌弃它?”

  我伸手接过,仔细打量这特别的杯子。

  不似那些细颈圆口的寻常酒杯,也不是各种金银玉瓷的常见质地。

  这是非常古典的三足酒爵,青铜打制,像是从久远的商周秦汉而来,风雅得很。

  举起酒爵,刚刚沾唇,便再也舍不得昂首牛饮,细细一品,其香虽不浓烈,却是满口的韵味。

  怎么形容呢?入口清冽,竹香之韵极正,就像是晨间竹林甘露,清雅微凉。

  阖目回味,仿若竹林雅士,隐去世外般的悠然。

  不染红尘味,酒味很淡,竹香很淳。

  不染红尘的干净。

  怎么形容呢?

  ——真的好好喝。

  每一口都小心翼翼的,生怕亵渎了这干净的境界。

  这几乎好喝到哭的酒让我这个酒鬼实在是欲罢不能,我饮了一杯又一杯。

  不仅酒清香,且酒尊雅,氛围悠然……

  如此佳境,如此美酒。

  “若是这酒,当然不嫌弃,不嫌弃……”我又饮了一口,不由问道:“这酒是怎么酿的?怎么如仙家玉露一般?”

  杨文涛似被竹香醉了,睁开眼来,桃花眼泛着点点波澜,加上红装衬着,明艳动人。

  “这酒取竹沥而封坛,天然酿造。”他回首,眸光流转,轻轻一咳:“哪能不好喝呢?”

  我本想对他的话表示赞同,无意间看他这动人的神情,不由一噎。

  本小姐保持沉默。

  我默默饮酒,见杯子又空了,刚想倒上,却见杨文涛悠悠起身,整了整衣襟。

  “本世子像不像竹林的谦谦君子?”他举杯,学着文人雅士,以袖遮面,缓缓抬首饮酒。

  我呆呆的看着他收敛往日放荡不羁,挂着斯文败类一般的笑容。

  喝酒这般惺惺作态,非要学这种假正经的德行,真让人无言以对了。

  想着这家伙许是醉了,我吝啬的丢给他一个字:“嗯。”

  酒劲这么小,也能醉成这个样子?杨文涛的酒品太差了吧?

  杨文涛却没有听出敷衍之意,睫羽轻眨,眉眼弯弯。

  他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,翩然转身,向前而行,身姿飘飘。

  他走到竹窗前,低笑一声,口中吟道:“吾隐于世,踏云行山里。飘渺尘世间,梦中仙……”

  我还没反应过来,这醉鬼以一种腾云驾雾的姿态,足尖轻轻一点。

  我被这举动惊得外焦里嫩,扑过去将他使劲拽回来:“这是窗户,别跳!”

  幸亏我动作够快,杨文涛一只脚都已经迈出去了,被我拉到藤椅上坐下。

  我往下一看,窗户下面正是一个卖簪子钗子珠花首饰的小摊。这要让他跳了,不得扎成牙签肉?

  我仰头喝一杯酒压压惊,扬声喝道:“秋潇,把逐冥叫来。”

  秋潇立刻去了找了。

  逐冥离得不远,很快过来拨开珠帘,抱拳施礼:“表小姐有何吩咐?”

  我伸手指了指杨文涛,语气有些无奈:“你家世子喝醉了,刚刚险些从窗户跳下去。去熬一些醒酒汤,等表哥酒醒了,就护送他回轩王府。”

  我看到逐冥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,看了一眼那差点被杨文涛跳了的窗户,默然良久。

  逐冥似乎有些无言以对,从怀中掏出一瓶药丸,倒出一颗。

  “不必去熬了,属下这里有醒酒丸。”逐冥见我首肯,走近杨文涛,想要让杨文涛服下。

  杨文涛突然很平静道:“不用了,本世子不是酒醉,是酒不醉人人自醉。”

  说罢,杨文涛再次起身。

  逐冥以为自家世子还要再疯一次,连忙挡住窗户。

  谁知他只是朝着门的方向走去:“逐冥,回府。”

  我:“……”

  秋潇:“……”

  逐冥:“……”

  逐冥求助似的望了我一眼,我挑了挑眉:“还不跟上?”

  逐冥连忙去追。

  唉,绝了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更新啦么么哒

  本书由ca288亚洲城官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神奇ca288亚洲城官网位
  • 盛宠之毒后归来

    贰四 / 著

    濒死之际,继妹得意洋洋道:“才满京华又如何?而今便为皇后,还是匍匐在我脚下?——匹夫...

  • 星际变态征程

    卿卿若渊 / 著

    千年一梦,一朝ca288星际时代元帅家的软妹纸小公举!真御姐楼宸表示自己灰常伐!开!心!当...

  • 嫡女重生:农田贵妻

    浅尾鱼 / 著

    前世她是家徒四壁的农家之女,身为长姐,为养活弟弟妹妹操劳了一生,落得浑身疾病,本想一...

  •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

    依然简单 / 著

    【男女双向军人宠文!双强双洁1V1,酸爽无虐,欢迎跳坑!】制毒玩毒研究毒,这是她的兴...